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应歧的油画风景

我是穿梭在云彩间的风儿,轻柔飘逸,把彩霓吹到每个角落。。。。。。

 
 
 

日志

 
 

论应歧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2017-05-15 16:24:37|  分类: 艺术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东方美术报》P1
 
 
 
      应歧,擅长将残留于脑海中瞬息片刻最纯粹的色彩和光影记忆呈现在画布上。但他绘画中明显的主观情绪的流露,显然已经超出了印象派绘画对客观视觉的忠实描绘,因此,应歧的绘画具备了某些表现主义特征。毋庸置疑,以偶然情绪代替必然存在、以主观意识改造客观认知的新表现主义和后印象派风格,是应岐油画的生命和魅力。
       西方美学家克罗齐认为,艺术应该就是幻象和直觉的结合体,艺术的本质就是直觉的表现。受主观情绪的影响,应歧的绘画艺术与克罗齐美学思想之间存在着不谋而合的相似度。实际上,表现幻象和直觉,正是应岐风景油画十分固执的主观情绪的体现,它无意间改变了客观事物中不能令人感到惬意和满足的那部分现实的存在。所以,应歧的风景油画,既有被主观情绪深刻改造了的客观现实,又有对客观现实自然性存在的敬畏和尊重。
       可以这样认为,应风景油画的写意色彩,相对于印象派绘画产生了积极的变革意义,并且体现在两个特别重要的方面。一方面,他对所有有形物体的描述不再强调其真实性,在他绚丽和斑斓的作品中,对山峦、灌木、枝叶、草丛、天空、云彩等有形物体的描绘,只作为传递光线和色彩的简单载体,他并不在乎画中物体的再现形式和造型准确度,但他却是用较薄的古典主义画法来表现风景中必须呈现的任何物体,他能运用各种逆光的原理淡化和忽略对绘画细节的纠缠,并且将另外一部分必须呈现的细节控制在微不足道的比例范围内,确保了主观绘画情绪有足够的宣泄空间,将创作的兴奋度弥漫在作品的各个角落。
         应在绘画风格中寻求的另一个重要变革,便是将光为色之母的审美认知和美学体验,以天马行空的主观情绪向极致靠拢。具体的表现是,他对空气凝成水分后折射出的光影效果,以及对光影投射在物体上瞬间产生的色彩变化和节奏感有肆意妄为的超强把控力,因此,他的任意表现,他的任何随心所欲的细小作为,都能为烘托作品的感染力起到看得见或看不见但却非常有积极意义的作用。评论家们的观点大多一致,认为应岐的艺术将表现与知觉,知觉与直觉,直觉与美,主观情绪与印象概念进行了恰当的甄别、融合和相互照应,产生了对内心、自我和精神的契合效应,令想象、激情和印象感知附着在自然的景物中,艺术的原本味道便越发浓烈。
    我注意到, 评论家们在面对印象主义和表现主义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美学属性时,会产生某种不置可否的错位感,但是,无论谁,用怎样的绘画流派或风格去硬套应的作品,都难以找到相对准确的结论。因为,无论什么主义,无论是主观情绪的直接反映还是客观事物的简单再现,应歧的过人之处在于,他能够放大色彩在光影作用下的合理性,也能够将这种无可挑剔的合理性改变为不合理却值得存在的可信的视觉现象。
      有意思的是,像印象派绘画将更早以前强调意识形态的绘画还原为最客观的自然景象,以体现自由、民主和人文立场那样,今天应岐的绘画风格,更像是激进派,更像是德国哲学家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的破坏性美学理论的继承者,他将自己的直觉和主观情绪置于客观事物之上,将印象派和表现主义这两个美术史上同样举足轻重却截然不同的艺术风格进行了熔炼,于是,他的绘画具有了反传统的内涵,虽然他也吸收了某种写实主义营养,也继续着对客观视觉片刻的描述,但他并不满足于对暂时的偶然现象的记叙,他在理性与非理性之间、客观与不客观之间的穿行,也许会令他的艺术出现臆想、幻觉和非现实非感知效果,但越这样,应作品的想象性,也就是幻象和直觉感就越强烈,他的个人情绪便无可置疑的成了驾驭绘画意象的核心,从而直接体现了他的人本主义美学。
       也许,应歧的绘画风格存在着颠覆任何学说或流派的可能性。   武少宁.2017.5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武少宁先生:1957年生,艺术评论家、鉴赏家、资深策展人、画家。现任《东方美术报》总编辑,广州艺术品行业商会副会长。曾任广州国彩艺术馆执行董事、馆长。广州新荔枝湾展览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多年从事文化艺术工作,曾多次策划和主持全国性大展,并推动多项文化扶贫工作取得了成功。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东方美术报》P2

我看应歧的画

一般说学院出身的油画家,大抵是把色彩和素描是为一体,色彩是附着在素描上展现的,所谓没有素描基础色彩是画不好的,直到印象派的出现,黑白和色彩才脱离了附属关系,色彩走了自己的路,人间万物只要不在光的影响下无不是以色彩呈现的,这完全颠覆了古典绘画理论。我们看了应歧的画,很突出的一个感觉就是全色彩的,甚至素描中常离不了的也被淡化了,他的画面几乎是全色彩的组合,甚至原色多于调和。这使他的画面奇妙地出现色光效果,冷暖,对比,色明度,色相,色纯度,种种色色可以称之为印象派表现手法的—他则近乎信手拿来已用了,不过他画的是自己的画,全无抄袭之嫌。所以我看他的画常用明亮二字概之,其实说的就是色光的同义语。

尹国良.2006.10

注:此文为画册前言节选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尹国良先生:195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油画系主任、副院长、硕士生导师,广东油画会会长

P2作品回放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辉煌的音质》80X60.2015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风吹太阳雨》。92×65。2005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云水吟》80X60.2015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春》.150×180.2008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金色的光速》80X60.2015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天空盛开玫瑰云》80X60.2015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金色黄昏》 180×150 。2007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东方美术报》P3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秋风阵阵》。130×97.2000

              应歧油画:精神和财富的象征(封面人物专访)

   “我第一好的是喝酒,第二好的是文章,第三好的才是画”。

 

2006年末,在轻松的访谈中,当画家应歧在自己的画室说出这句略带调侃性质的话时,多少是让人有些惊诧的。然而,当仔细地看他的画,与他交谈,就会渐渐悟出他那句话里蕴藏的些许含义。他说:“我是一个敏感、波动、丰富但又蕴涵忧郁的人”,应歧这样定义自己。

       在中国的风景油画名家中,应歧算一个。

只有风景,才能把我的情感和境界表达出来,应歧从小便很“迷画”。但直到1975年,作为知识青年的他下放到农村后才开始学习绘画。当时条件很艰苦,应歧住在储草的棚子里。条件所限,他最初的绘画训练竟是从临摹报纸上的简单图案开始,“因为实在没有东西可以临摹”。大雪的晚上,煤油灯下,应歧依旧画得不亦乐乎。1977年,应歧考上了老家河南漯河的中专美术班。1981年,他被广州美院油画系录取。从此,应歧开始了他的油画生涯。

“我的油画色彩探索,是从表达乡情的眷恋情节开始的……那时,亢奋的我在景物的迷茫中捕捉灵动;在环境的冷漠中发现热情;在物象的灰暗中寻找明亮”,这是应歧油画创作的早期。那时,美院已毕业的他在郑州工作,他的笔下描绘的是郑州城市的风景。他用他的画笔表达着他对城市的思考与疑惑。那时的作品,色调灰暗且凝重,质朴中透出些许压抑。

“任何一个人不管他内心的文化建构怎样,他都要受环境和时代气氛的影响。早期的画比较凝重,因为是在北方。北方的文化气候不够开放,环境和色彩都比较灰暗,那是一种比较压抑的状态。按我的本性,是不应该压抑的。压抑时间长了,肯定要释放的。”

于是,不甘压抑的应歧来到了广州,任教于广东轻工学院。应歧说,到广州之后,广州的亚热带“阳光感”以及比较开朗的氛围对他的油画创作影响很大,“尤其是那种壮阔风景的阳光感”。以前还画一些静物的应歧,开始“主攻”风景画。

     “只有风景才能把我的情感和境界表达出来,因为它很自由,我的情绪波动、微妙且敏感。画人物,鼻子稍微画歪一点就会不舒服;画静物,苹果画小一点就会感觉不好吃。而画风景则不受“形”的制约。树,我画的高一点低一点都没关系,只要画面整体是协调的。”

只有风吹,才能使我的情感在画面中彻底舒展

在应歧看来,只要内心热爱,任何平凡的景物都可以变成不平凡的色彩。色彩是情感与物象交融的符号。于是,在风景画创作的过程中,他选择了一个难点——画光和色彩。

“因为一张油画它的‘形’减弱了的话,它的色彩和光必定要强悍。刚好我对色彩比较敏感,别人评价说我的这种敏感接近女性的色彩视网膜。再加上我的个人气质,我喜欢奔放的和毫无羁绊,所以我选择表现风景中光和色的倾洒。”“我要把光和色推到极至,达到别人所不能达到的层次,这是我的理想。”从应歧的作品看来,明动而成熟的光色表现已成为他的特色“我对自己说,画风景不要有固定的套路,随心所欲地调动颜色,使色彩的表现力量成为魔术似的乐曲”,应歧对色彩的追求很“苛刻”。

“从审美上,我倾向于那种冷冷的有些抑郁的美感,我认为在审美层面,最高的境界是‘凄美’。我的画面看起来虽然非常的热烈与狂放,但是里面总会散发出一些冷冷的忧郁的东西。”站在自己画作前的应歧,象个抑郁的诗人,有一些孤独。

应歧最喜欢的绘画流派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印象派后期的纳比画派。应歧从中吸取到很多营养,比如对色彩的运用。但在他看来,他与纳比画派的风格又有很大区别,“我的作品流淌着中国文化特有的品质,比如对节奏和线条的运用与掌控,这完全是中国的文化对我的影响,中国文化讲究写意。”

有天傍晚,应歧照例背着画具去晓港公园看风景。突然间,骤起的晚风和光影的直线让他“颤抖”起来。拿起画笔,他画下了《黄昏风起》。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黄昏风起》.92×65.1999

“《黄昏风起》的体验过程让我感受到,只有风吹,才能使我的情感色彩在画面中得到彻底舒展,同时,也让我与风儿结下不解之缘。我想,这是为自己表达情感色彩的探索,确定了一个难度和方向,也是为自己挥洒色彩的梦想找到一种付托方式。几年来,我以色彩为主体,画出了不同节奏,不同时令的风儿。看来,风儿还要在我心中吹拂下去,因为,有风儿出现,我的灵魂和全部情感才能在色彩中飘逸。”

应歧说,画风,是他在对光色的表现日趋成熟后走上的一条更为艰难的路,“画一种动感、节奏,把内心的一种律动通过节奏、线条以及光和色的跳动体现出来”。有人将这风读作“时间”,也有人因此称应歧为“亚洲画风第一人”。而观念摄影家王宁德则这样形容应歧,“他,是风的儿子”。

“我的画面整体上是真实的,但是在境界上是远离现实的。因为它寄托了我全部的理想。这种理想就是像我的画面一样充满着韵律、节奏和完美”。在愈发纯熟而写意的画作中,画家的个人气质逐渐凸现,站在画面后的应歧很自然地逐步走到了人们面前。

“我是一个唯美的完美主义者。为了这‘完美’,我内心充满着压抑”,应歧经常失眠。“有时一张画别人都付了钱了,我还是说“不行不行”,我还是得再改。有时半夜醒来,一想到画面的某一笔我就会联想到其他的几百万笔,是大是小,是快是慢,是冷是暖,我都可以把它们想出来,我可以叫出我每一笔笔触的颜色和名字。”

 

失眠的应歧喜欢与朋友们在一起喝酒,“有一种幸福的麻醉感”。他常常半夜从外面喝酒回来,并不先回家,他要先到画室再看一眼自己的作品,“我在画室里,看自己的画,很感动,会看到自己流泪”。在应歧看来,人的气质和精神世界太微妙太复杂。他说,或许他是“对要求太高,太追求完美了”。但是他又肯定,这种追求完美的个性对他的艺术创作帮助很大。“心理医生曾劝我说所有天才的艺术家在精神上都是有些抑郁的,我可以稍微远一点,但是只要不走到凡高那样就行了”。

     应歧的油画卖价不低,而且价格连年飓升,专家预测其作品的价值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藏家把收藏应歧作品,看成拥有精神和财富的象征.所以,他的油画风景在国内的油画市场上甚为抢手。有人曾质疑应歧为何把画卖得很贵,“我卖的是我的情感世界,我的智慧。我的技术语言别人不可比拟,无法模仿,我的画面不靠传统的程序一笔一笔压出来的,是靠好多恰倒好处的偶然的效果。每一幅画都是我的一次激情和灵感的倾泄。”应歧说。

       通过采访和网络阅览了解到,在北京,有熟悉应歧的老师对他甚为欣赏,称他是“中国杰出的画家”,“他才华横溢,用他特有的优美的画面感动着中国人”。并肯定应歧,“就风景油画这个领域来说,他文章和绘画都很优秀,他图文并茂,互映互辉。这在中国是极为少见的。”这让应歧听来有些诚恐诚惶,但媒体上有一个评价,让应歧颇为自豪:‘应歧是东方的色彩魔术师’。

      “我渴望画出这样的风景画,画面物象既是抽象的,又是真实的。整体真实的自然景象蕴涵着抽象的精神升腾,让我的灵魂在纵横交错的线条里飘荡,凄厉又悲壮。与草木共舞,与天地共存。”

 

1998年,应歧在日记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专栏记者  阿卡2005.8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东方美术报》封底

                                                                   封底作品回放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150×180.2008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凉风徐徐》130×97.2000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朝阳》180×150  2006
论应岐风景油画的超直觉表现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晚霞》180×150  2006 
                             注:文中画面均为应歧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39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