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应歧的油画风景

我是穿梭在云彩间的风儿,轻柔飘逸,把彩霓吹到每个角落。。。。。。

 
 
 

日志

 
 

我的风景绘画观   

2014-01-26 18:18:00|  分类: 艺术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风景绘画观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2014年收藏版作品台历封面《》玫瑰天色》

在遥远的乡野,有一个寂静的地方,树丛茂盛,草蔓蓬勃,湖水如镜,特异的时空中,玫瑰天色瑰丽空阔,形态各异,速度不一的粉色云霓,如幔婀娜,竞相飘逸,仿佛天使的翅膀缓慢游动在天幕中,景色天水一色,远离喧嚣,不见人烟,浪漫,梦幻,宁静,深情。景色无可相逢,犹如梦中遇见。我的全部的对梦幻的渴望、追忆、遥感与心事,真的像那湖水中静极生雾的腾腾气霓,在画面中的明暗恍惚的光色中自由散漫地漂浮和漫延

 

以往,在一些朋友相聚的场合,总有好奇者直指画面,追问我的绘制的相关事端,许多时候,我只能含糊其辞,无法端详。原因是我在绘画上极其感性 ,相对画面十分随意,不能墨守成规,行如郊外散步,遍野漫游,没有计划,少有胸有成竹的程序和画面的终极眺望。自小,我不是一个聪明颖慧的人,但我勤奋无嬉,把绘画当做自己的生命。几十年如一日,对于绘画,我常常寻觅在迷途,看不到路标,更茫然于路途的方向 。传说,古希腊的弗弗西里因为犯禁,宙斯惩罚他把一个巨大石头推到山顶。整整一天,弗弗西里终于把石头推到山顶,劲疲力竭,倒地而睡,宙斯趁机把石头推下山去。轰隆隆的响声宣告了弗弗西里第二天的任务:把石头重新推到山顶。千万年过去了,弗弗西里还在那里承受着推石头的灾难。这个巨石日复一日,无时无刻地摧残着弗弗西里,让他备受极度的肉体和精神折磨。日常,我经常梦见自己像苦难的弗弗西里一般,不分昼夜地竭尽力气向山顶推着艺术这块巨石,苦海无涯,不知彼岸在何方

尽管如此,在懵懵懂懂的画面追寻中,我在心中还是深藏着个别朦胧的概念,奉为圭臬,不断涌现于脑际,掌控着绘画过程中的笔笔划划的行进方向。

风景绘画,早在中国古代就是重要的美学研究的体现。唐代的美学家张彦远则把表达自然当做最高的绘画层次与美学境界。西方也有类似的看法,瑞士思想家阿米尔也曾说:“艺术家眼中的自然是一个心灵的世界”。古代艺术家描绘风景是一种对生活的憧憬及理想的形象性倾述,它绝非普罗众生式的观看方式和绘画形式的显现。今人当如此,艺术家把全部的情感世界付诸画面,描绘出的风景,一定不是寻常人眼中的景色,甚至与风景照片格格不入,少有牵连。在这个问题上,康定斯基认为:“艺术是首要的、最敏感的区域,那个向精神因素转折且最容易在这些领域里以现实的形式为人发现,可以预见到那种形若散乱的光点而只被少数人所发现;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存在的伟大的东西”。他还进一步阐述自己的想法:“艺术是心灵的活动,是少有人觉察的心灵震荡,是一种藏匿在自然形式下的心灵的特殊状态”。因此,我常常告诫自己,画面要不正常,构图,色彩,光线要异常殊端,否则,就会与媚俗的商品画和旅游区的景色广告招牌品质相投,同出一辙。

当然,异常的画面呈现出的一定是特殊的绘画语言编织的结果,无论什么样的画面理想,都最终要落实到绘画技术的实施上,技术是思想的物化。传统的,习以为常的技术语言不足以表达新的画面形式。古罗马思想家马库斯·图留斯·西塞罗也曾就此断言:“技艺既思想”,像是附声随和,美国艺术史学家阿纳森也认为:“一个画家在空白的表面上,画出线条的那个瞬间,就是向人们介绍第三度的幻象,作为艺术家的特殊使命,必须掌握艺术的特殊技法并遵循艺术的特殊规律。”。话语直白,通俗易懂,我理解为,艺术家的特殊使命就是要为人们制造出特殊的艺术感受,必须要配套以特殊的技术语言。为此,我常常提醒自己,不正常的画面一定要匹配以不正常的技术语言,而这种技术语言在画面中要呈现出与传统绘画语言相殊异的神秘性,丰富性,经验性和和偶然性。

     准确的说,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喜欢扪心自省,终日孤影独守在画室漫无边际的遐想。往往,触景生幻,浮想无沿。有一次,我想到油画风景的品质定位,不要壮烈,也不宜叱咤风云,它是抒情的,神秘的,浪漫的,应该传达给人们一种既舒缓又优雅的快乐情绪,进而体会到与大自然共呼吸的幸福感。因此,艺术家应该以自己丰富的思想感情去表达对大自然的热爱和深沉的眷恋,以凸显风景的视觉形象的美丽, 而在赋予对风景的人文关怀中注入自己的慈悲感怀的文人情操,表现出或优雅或壮丽的风景美感。在进行风景画创作时, 艺术家往往是选择触动自身情感, 引发审美情绪的景色, 作为创作对象。在创作时, 自然景色引发艺术家对其中某些美的因素的浮想和妙用,并通过自己的视角和理解, 去实现现代人对风景中人文理想的追寻。还有作品将现存的生活与逝去的记忆自然地流露在画面上,充分发掘出风景画中拙朴的意味, 体现出单纯明朗与质朴中的生机。油画风景,初期发迹在西洋,近代引进于中国,正在形成一种日见壮阔的风尚,端然成为独立的,不可代替的,象征着新贵族文化的审美价值。因为,在画面的光色跌宕中, 人们仿佛看到一条在现实生活中无法找到的回归大自然怀抱的捷径,使囚禁于都市而极度缺氧的人们感受到大自然的深情呼唤, 从中得到神游风景的乐趣和满足,并通过它,也寻回了曾一度失落的企盼和大自然亲近的种种感觉, 从而获得一种审美意义上的生理的快感。亚里士多德说,绘画是凝固的音乐。如果以此为标,进行比对,油画风景可以攀附在西洋的抒情音乐的情景节奏中。抒情音乐,自成体系,形成纯粹,弥漫着崇高境界的艺术品质,引导着人类文明的进程。我不懂音乐,亦无知于国中的音乐民族化的现状,但我知道,如果山东人用鲁调吟唱咏叹调,山西人用晋腔改造诙谐曲,东北人以二人转的舞步演绎波尔卡,将是失去滋味,不伦不类,因为破坏了抒情音乐的审美规律,使原本美妙的情景沦为狭隘的地域情结。那么,油画风景也当如此,有着自身完善的审美创造规律和模式。在油画风景画面中,艺术家绝不仅仅表白的是风的的静动和景的大小。而是假借风与景,来诉说自己的某种感触,也是一种情感寄托。因为,在作品中,风与景巳不是自然的翻版,而是艺术家的情感律动。画面中的一切景物安排,或增或减,或大或小,清晰与朦胧,皆不以自然为标,是以情感表达的需要而设定。因此,优秀的油画风景,是画家心灵的体现,也是一个灵魂牵引另一个灵魂的召唤。所以,欣赏油画风景,千万不要去追问画中物象的真伪,这样,只会让你与艺术境界擦肩而过,还不如去简单地揣度旅游照片。感受作品面之中的情感世界,不是刻意审查画中的景,而要轻松地领会景里的意。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油画风景的意义在于艺术家从改造自然景物的创造中赞美自然,洋溢出人类寄托于大自然的对生活的新的理想和希望。在画面上没有社会的明争暗斗,也没有政坛的尔虞我诈,更不见疆场的硝烟弥漫,它是人类的伊甸园。这样的画面展现出来的景色应该是梦幻般的,体现人类共同理想的,而不是地域性的风景图说。文艺复兴骁杰-达.芬奇也思考过这个课题,他认为在艺术的表达上,大宇宙和小宇宙是相似的,河川是大地的血脉,岩石是大地的骨骼,江海的潮汐涨落类似大地的呼吸,一石一木都贯注了大地的生命,这种寄托于风景的情怀和理想是多么的博大恢弘啊。因此,在画面境界的企图中,我时刻要求自己,画面中景色的选择与组合,取舍与构成,光色的想象与认定,力争回避地域性自然景物的局部特征的选用,避免地方风景区旅游导引图式的倾向滋生,一切画面元素的铺摆,皆根据体现境界的完美,严格遵循发自内心的审美呼唤和画面意境的需要,把自己全部的理想付诸于方寸之中。


《玫瑰天色》绘制步骤

---------------------

我的风景绘画观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草图:在速写本上用圆珠笔流畅的勾勒出画面各色块中不同物象的形状和动态,借此未来画面的不同物象的方向和节奏的对比

 


我的风景绘画观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步骤一:以画面景色境界梦幻和异常为目标,用玫瑰红与朱红涂抹天空,初步体现出景色神秘气氛。


 我的风景绘画观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步骤二:在遥远的乡野,有一个寂静的地方,树丛茂盛,草蔓蓬勃,塘水如镜,特异的时空中,玫瑰天色贵丽空阔,形态各异,速度不一的粉色云霓,如幔婀娜,竞相飘逸仿佛天使的翅膀缓慢游动在天幕中,此画为朋友订约,寄托着我的深挚情义,最后的结局我不可预谋,但目标非常清晰,就是浪漫,梦幻,宁静,深情,景色无可相逢,犹如梦中遇见。
 我的风景绘画观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步骤三:天色开始迷离,忧郁的天色缓慢笼罩画面。画面最后效果要浪漫,凄美,抒情,壮丽,刺心,撩情,向往。无可保证结局,向着这个遥远的梦幻记忆,走笔蹒跚,艰险逶迤地跋涉着。

我的风景绘画观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步骤四:经过几十遍的涂抹,经过几十次的厚厚波波和稀稀稠稠得碰撞,让优雅的时光像玛利亚的气息轻轻地抚慰景色的草蔓树木上,茂盛,自由,散漫。蓬勃。玫瑰灰与绿灰逐渐联姻。在无数支香烟的忽明忽暗的刺激中,艰难的向梦幻彼岸行进。
 我的风景绘画观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步骤五:降低树木的明度和色度以加强逆光的临景感。让一切细节模糊,冷冷的微弱的忧郁幽光弥漫其中。树木枝蔓姿态逐渐,在频频天光水气的抚慰中柔软婀娜。等待局部进一步在比对中丰满起来,希望突然的玫瑰天色的微妙光线,在姿色各异的玫瑰云霓的缤纷中闪烁恍惚,缓缓洒落在景物之上。更期望梦幻里明灭无常的浮光掠影般的迷离情景早日浮现。

 我的风景绘画观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步骤六:减弱局部细节清晰度,增加玫瑰色调的散漫光色影响,用色彩冷暖拉开画面左右植物色块的远近关系,在恍惚天色的感染下,湖水潋滟,各色玫瑰云霓缤纷舒畅,竞相漫涌,而晃动的湖面粼粼涟漪,波动成雾,溢出气流,别离水面,旋转旖旎,向天际弥漫升腾,冲出画面,打破荒蛮的幽静,成为漂浮的神秘之光,她频频回眸,牵引我们飞向远方

 我的风景绘画观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步骤七:许多天的烟熏火燎的刺激中,反复推敲画面构筑中的各方形状、色彩与节奏,决定把画面右下侧形象进行改造。推翻数百次的努力,割爱即成,收回右下侧琐碎的形体割据,用灰红色疾速涂抹出放任丛生的草蔓,使其如同千古蛮荒气息恍若眼前。数月的指点光色,百万笔触的惨淡经营,就在几分钟草草的挥涂中,仿佛天际流云,不见踪影,那远离人烟,幽谧野荒的梦中景色正缓缓踱近。
 我的风景绘画观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玫瑰天色》步骤八.《玫瑰天色》79×69.2013(完成):1.用紫灰色涂抹湖水远景使其1视觉上产生推远的透视感。2用翠绿+赭石+玫瑰红调和成紫褐色,进一步涂抹左右树木,使其增加逆光的实在性。3.用绿灰色、暖褐色分别涂抹画面近景的草蔓使之更加原始、蓬松和无序,以进一步强调远离尘世的蛮荒之幽谧气息。在数月的对荒野恒古凄美的苦苦追寻,数百次的笔触色痕的反复撞击中,《玫瑰天色》可以告一段落,至此,我的全部的对梦幻的渴望、追忆、遥感与心事,真的像那湖水中静极生雾的腾腾气霓,在画面中的明暗恍惚的光色中自由散漫地漂浮和漫延。

 





  评论这张
 
阅读(423389)| 评论(1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