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应歧的油画风景

我是穿梭在云彩间的风儿,轻柔飘逸,把彩霓吹到每个角落。。。。。。

 
 
 

日志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2011-12-09 09:51:43|  分类: 朋友艺术风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华人美术报》鲁志南作品专栏版面

兄,鲁志南。行伍出身,温文尔雅,博学广览,喜,琴、棋、书、画。乐,诗、词、歌、赋。书法为命。善酒。擅狂草。在他的身上有着率直军人与慎谨文人;天真随性孺童与谦谦高深学者并存的性情与风貌,日常浸淫于墨濡文沫之中,潇洒挥毫,激扬情愫,一派绅士风度。尽管,年轮长我未几,但我对他却神交于日常,信口于杯斛,敬重于言端之中。这不仅因为他长期对我的欣赏和鼓励,而是由于他的狂草书法给予我的雄浑磅礴的视觉刺激,以及溯古融今的恢宏境界籍慰着我对艺术充满幻想的心灵。他的狂草作品是气场膨胀的抽象画,随意恣肆,笔迹阔绰,或放纵不羁,或舒缓含蓄,在张力扩张荡涤心灵的气势中,蕴含着一个人与自然与社会与历史与文化相牵连的有机而必然的脉络。

    狂草,草书的一种,笔势相连而圆转,字形狂放多变,是草书中最放纵的一种。狂草的成就,是唐代书法辉煌的体现。代表人物是张旭和怀素.张旭,史称“草圣”, 他的狂草左驰右鹜,千变万化,极诡异变幻,而另一位狂草大家怀,孩提出家脱俗,幼年学书,曾受张旭颜真卿的影响,刻苦超众。“笔冢墨池”的成语典故出自他身。他的书法热情奔放、豪迈恣肆,如“飞鸟出林,惊蛇入草”。

遥想当年,狂草由唐入宋,自元至明,一路走来,与时俱变。唐.怀素《自叙帖》、宋.黄庭坚《李白忆旧游诗卷》等作品,以长卷形式展现了狂草“一泻千里”的气势。明.祝允明徐渭等人除作长卷外,更创作了大量竖式条幅,又张扬了狂草“飞流直下”的气派。狂草至此,从技法到形式已臻完善,成为后学的典范。清代碑学兴起,草书相对寂寥,乏善可陈。时至当代,毛泽东喜爱草书,欣赏怀素,所作书翰,奔放无羁,气度超凡,影响一代书坛,使草书重现光辉,继承和发展了狂草的雄浑的气度。

在与书法共呼吸的岁月里,鲁志南对草书尤其狂草情有独钟,远学唐人张旭、怀素,近学毛泽东、林散之于右任。古今贯通,运用自如。许年研习,自己的素养及个性逐渐渗透在字里行间,步入随心所欲的境界,陶醉在自我的风尚中。

不可否认,草书,尤其是狂草难度较大,法度严密,技巧诡谲。犹如迷宫,难以涉及,需要魄力与胆识。从鲁志南狂草作品中,可以阅读到他的胆识和魄力。他下笔如注,挥洒自如。气势恢宏而不失整体,大胆游离于有法与无法之间,似与不似之中,这正是狂草颠狂的精髓所在。也从中可以看到,他在创作中执着改良,光大颠张醉素的书风,引入蔡邕的飞白,将狂草的横无行、纵有列演变为横无行、纵无列,大胆利用散锋创造飞白效果,左右驰骋,大起大落,险劲峭拔,饶有韵味,达到无我之境,给人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逐渐塑造出鲁氏狂草形象。

行草到狂草,汉字书法美学从“帖”的传统,发展出一脉相承的线条律动与水墨淋漓,也与书者身体的“停”、“行”的速度,与“动”、“静”的变化,以及“虚”、“实”的互动,产生了微妙的对话关系。

鲁志南幼孺染墨,半生痴迷,一路艰辛,从楷书到狂草的泥泞路途上奋力跋涉,已有四十许年,其中贯古融今的艺术变迁无不是在研究、继承和发展前人大家的书法语言和境界的路程上漫漫蹒跚。他初习颜、柳,进而“”、米芾和郑文公碑,曾经钟情小楷,拜读钟繇、王羲之,1984年涉及草书,初迷于右任,后读孙过庭、怀素、毛泽东、林散之,2008年痴迷狂草,浸淫于张旭的线条变化莫测的狂草之中。

 

  书法是线的艺术,尤其狂草,线条就是它的灵魂。鲁志南的狂草精神,首体现在在他的线条上,他的狂草线条,是力和形在运动中的集结,变化莫测。无论从整体看,还是局部观,大都凸显三维空间;创作中,他灵活运用水和墨,常常饱墨几字,画面出现墨迹酣畅浑厚与干裂苦涩的语言对比,其线条内部运动丰富,点划形态变化无常,耐人寻味,给人无法言表的审美幻想。这是他的狂草魅力的审美境界,来源于几十年浸淫于传统经典作品的笔法研究。以致,他的狂草,从通体到点划,浑融饱满、凝重厚实,墨精暗坠,精神凝聚,厚而积点成线的立体效果外,加之飞白、轻重、浓淡、枯湿、方圆、曲直、粗细、起伏、聚散、疏密的构成,自然地产生了凹凸感、层次感和透视感,如入千年古藤万年古树之原始森林,深邃神秘而具有强烈的张力,让你走进这个黑白空间引发出无限的想象。

纵观鲁志南的狂草作品,幅幅画面洋溢着严谨的学术精神和对古今大家书法语言的研究运用。可以看到,他的作品,墨迹语言是画面之重,其中充满着融古汇今语言的章法及墨法。所以,他的每一根线条,每一出墨痕,都体现出他对笔法的研究运用的痕迹,而画面的墨迹中时常涌现出的的“万毫齐力”、“力透纸背”、“屋漏痕”、“锥画沙”、“折钗股”等草书语言,是我们欣赏他的作品风格的重要标志。应该说,他在书法技法语言的研究中,把对笔法的研究当着每日必修的的课题。因此,他的挥毫,神差鬼使的使笔锋在纸上运行时留下意外而独特的痕迹,这痕迹就是汉字形象美感的完美诠释。在他的狂草语言的展现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他的语言气质来自于对前辈大家的感悟和研究,因此,他经过系列的研究和感悟,清晰地认识到,书法是线条的造型艺术,这条线从商代的甲骨和陶片开始,途经历代文化的洗礼,其墨迹的锋变技巧,形成丰富莫测的“线性”特征,一旦濡墨落笔,锋毫即变,一写一变,笔毫始终处在变化状态。由此,可以推论,鲁志南在书写的发力中以控锋、调锋的语言行进,出现书写过程中的锋毫之变,通过以中锋圆笔为核心的技巧处理,产生出浑厚、雄强、骨力、静穆的狂草境界。

鲁志南从古今大家的草书语境走来,但他并非顽守古典,他既不相信书法的古典之路趋于绝境之说,也不漠视当代的各种文化艺术时尚潮流,只是在创作上竭尽心力于研究技法语言的进一步拓展,使人感到有一种理想主义追求支撑之下的鲁氏狂草风格的坚实存在。这是他的个人意志的体现,还是一种历史使命感的召唤,其中的悬念,谁能道明。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简单回归古典,早已与他疏离遥隔。通过多年的研究和创作,鲁志南发现了许多书法用笔和结字的本相,也就是形式表层之下的规律。因此,在大量的创作中,经常运用声韵节奏来安排书法的形与势在空间上进行合理分布进而形成律动感,这就造就了他的毛笔在纸面上的运行轨迹与音乐的节奏牵连吻合。

书法,从以汉字为载体;叙述心迹;表明事端伊始,一直担当文字的工具。举凡周金汉石、晋帖北碑、唐贤宋哲乃至明清诸家及至近代无不如此。当然,也承担着不同朝代的审美标准, 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明人尚态,清人尚势, 时至今日,人们对于书法的趣味,应该是崇尚意境。书法历经沧桑,由文字的叙事性发展到狂草表现性,转化在审美形象的欣赏上,更增加了草书的丰富性和艺术性,变成了艺术性更强的书体,赋于可塑性、可变性的抒情意义,因而也最具艺术震撼力。它高度的抽象性所产生的视觉冲击力和情感感染力,往往高过它的文字内容本身,草书发展到狂草,文字的工具意义几近消解,但对于汉字形象而言,其丰富性和艺术性在日益增长,因而也最具艺术震撼力。鲁志南的狂草正是从这里注入人性情怀、生命节奏、心灵节奏以及审美境界,推进了了中国书法作为心灵延伸,向情感迹化和形象美感转化的进程。那么,就此论断,他的作品中的每一个字甚至每一个点划,都可以构成一个独立和完美的生命个体及艺术形象。

鲁志南的狂草作品,是他丰富的情感世界的多彩画面,之中的点、点、划、划,无不闪烁着由墨色变化演绎出的色彩光芒,当我们在他的墨痕中循迹行走,心灵会升腾万丈激情和飞越万水千山的豪迈,他的狂草,通幅上下,充满着抑、扬、顿、挫的节奏,点划之间,体现出刚阳与柔媚的反差。画面,就是他的情感的独立王国,当我们漫游其中,会,精神衍生亢奋,视听产生幻觉,我们仿佛从中看到万马奔腾尘烟翻滚的疆场,感受到虹霓穿越高山飞瀑的瑰丽,领略到丽人拨洒音符的妩媚…。这万千景象恍若电影蒙太奇,变化无穷,从他的画面风涌而至,我们为之激奋,为之昂扬,为之柔情,为之恍惚,为之沉静。我欲因之梦鲲鹏,展翅拍云击苍穹。这就是鲁志南的狂草梦想,亦是他的狂草境界。有词为证:

                    《桂枝香 .草书歌》. 鲁志南

 

 

              

真家草轴,见铁马金戈,乱云飞瀑。还有霓裳起舞,鼓琴翻曲。雷奔石坠风雨夜,兽蛇惊、鬼神称服。众星列汉,高山流水,大千难足。

                

是黑白、三分入木,任海阔天空,惚恍无物。酒醉挥毫,莫问喜悲荣辱。身前身后随风也,但经籍梦里摩读。墨缘魂绕,人书合一,我之归宿。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号耕夫,一九五六年生,江西黎川人氏,善书法,少习钟繇、王羲之、颜真卿。工草书及狂草,师孙过庭、张旭、怀素、王铎、毛泽东、林散之, 注重书学理论的研究与探索,著有《书法这根线》等理论学术文章。

鲁志南墨迹欣赏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鲁志南的狂草境界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书画鉴赏
阅读(7451)|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