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应歧的油画风景

我是穿梭在云彩间的风儿,轻柔飘逸,把彩霓吹到每个角落。。。。。。

 
 
 

日志

 
 

色彩之魂的艺术年华(封面人物专访)-发表的作品  

2008-08-06 19:34:25|  分类: 人物专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广东“礼赞自然”油画风景研究会会长、一代油画大师应岐                          色彩之魂的艺术年华(封面人物专访)-发表的作品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认识风景油画大师应岐先生,是先从认识他的画开始的,那是去年11月在东莞市东城区“东地仓库”画廊举办的“著名油画家应岐油画欣赏会”上。应岐先生展出的《晚霞》、《玫瑰清晨》、《与阳光共舞》和《宁静的时光》等十余幅作品,深深地吸引着笔者,那精致的构图,飘逸的色彩,清新的意境,总给人予一种情景交融、虚实相生的梦幻境界,让人流连忘返,观赏他的风景油画,犹如徜徉于美丽的大自然中,清新宜人,美不胜收。

色彩之魂的艺术年华(封面人物专访)-发表的作品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应岐先生1960年出生于河南省漯河市,先后毕业于广州市美术学院油画系和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六届研究生课程班。今年刚好是他的本命年。在几十年的油画学习、研究与绘画实践中,应岐凭着在校期间打下的扎实功底和对自然、对油画艺术的独到领悟,善于在“色彩中飘逸”,使其油画风景作品达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艺术境界,被人们誉为“东方的色彩魔术大师”。

色彩之魂的艺术年华(封面人物专访)-发表的作品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那天,我们应约来到应岐位于广州市新港西路的画室,初次相见,不禁使笔者眼前一亮:那微卷的长发、苍桑的面孔、飘逸的胡子,再加之其气宇轩昂的神态,这本身活脱就是一尊完美的艺术!

据说世界上大部分画画的人都不善言辞,应岐先生当属其列,他整天沉浸于自己的油画艺术的创作之中,不喜交往,除了自己心目中的风景油画,他言辞不多,甚至有点纳言,但说起油画艺术,却又犹如变成另外一个人,尔后的采访过程也开始变得轻松愉快,问来答往之间充满着笑声。此时,笔者真有点站在童话书里的扉页上与艺术王子对话的感觉。

我说很多当代艺术家,我都是先知道其人,尔后方知道其作品的,但你除外,我和我的朋友都是先看过你的画作之后,才知道你的。

应岐听罢,脸上泛出一丝微笑,说其实这样更好,他认为现在不少人都是更多地关注作者本身,而没有那么关注作品。我觉得在未了解我之前,能带着自己的真实感受来看待我的作品,或许能跳出某种框框,反而更客观。因为自己毕竟是一个画画的,又不是什么明星。他告诉我们,他第一好是喝酒,第二好是文章,第三好是画画。他的率真,他的坦诚,让我们感悟出他人生的真性情,也使我们渐渐明了大师数十年绘画事业的苦乐岁月。

倾心画作,苦中有乐

色彩之魂的艺术年华(封面人物专访)-发表的作品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应岐先生走上绘画之路充满着艰辛,而其艰辛地执着坚持,又令人唏嘘不已。

也许是上帝的刻意安排,应歧似乎是为油画艺术而生的,无论是他艺术化了的外表形象,也还是其思想、灵魂,都涂抹着艺术的元素。他从小就爱画画,那时,看到有风景图片的纸张他都会用心收集整理,反复临摹与揣度。1975年,作为知识青年的他被下放到农村插队落户,劳作之余,为了打发那空虚的时间,更为了自己一向喜爱的绘画艺术,他开始正儿八经地学习画画。他告诉我们:“当时学画,就是在农民的棚子里边,点上一盏煤油灯,对着报纸上简单的图案临摹;当时的画笔,是一位师傅留下的;当时的油彩,是人家画毛主席像时残余下来的。”可见当时条件之艰苦。但尽管如此,应岐还是乐此不疲,经常忘我地刻苦学习。

在冬天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应岐在冰冷的寒夜里依旧挥笔习作,手冻僵了,他吹点热气哈一哈,或用力搓一搓,但都无济于事,及至后来,他想了个办法,拿来废旧布片,用绳子缠在手上,然后继续作画,可时间久了,等解开绳子想把布片取下来时,发现勒出的血迹把布和肉粘在了一起。

皇天不负有心人。1977年,也即全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年,应岐考上了老家河南漯河的中专美术班,开始专业的系统学习,毕业后从教年余,又于1981年考取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从此走上油画生涯。

在应岐的创作早期,他的油画专注于色彩的探索。“我的油画色彩探索,是从表达乡情的眷恋情节开始的。”那时,“有一种在普通的景物中寻找色彩美感的激情。”他在一篇回忆文章里写道“那时,亢奋的我在景物的迷茫中捕捉灵动;在环境的冷漠中发现热情;在物象的灰暗中寻找明亮。”那时,美院已毕业的他被分配在郑州工作,他的笔下描绘的大都是郑州城市的风景,他用他的画笔表达着他对这座城市的思考与疑惑。不难看出,其时的作品,色调有点灰暗、凝重,质朴中透出些许压抑,但在画面里又充满某种渴求与期待,因为“我眼中的乡情,渐渐地变成美妙的彩色……内心的热爱,可以让任何平凡的景物,变成不平凡的色彩。”

来广州后,应岐的创作多以亚热带雨林、南国风光为主,并渐渐凸现其色阶妙微,构图典雅,造型精致,线条流畅,设色考究的艺术风格和艺术个性,特别是“对于熟悉的生活和景物,应歧注意到‘色彩’”。著名油画教育家、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戴士和教授评价说“应岐在近来的风景写生的色彩语言里,已经洋溢出一种油画本体与生活直观之间的盎然生意”。他认为“应歧的画面很好看,让欣赏者欢快流畅,在含蕴文化的背景下,洋溢着光色交织的美丽。在观察与抒发之间有一个平衡点,在描写叙述与表现倾诉之间有一个相通之处。他的雨林风景之所以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就因为他坚持眼之所见心之所感与画面技巧二者之间的贯通一致。”

但是为了这,应岐付出了许多,他除了教学与写生,成天关在自己的画室里冥思苦想、勤奋创作,甚至连一日三餐都在画室里将就。他不止一次地跟笔者说起过画画太苦,告诉后人不要再去学画画。但尽管如此,他仍甘心吃这份苦,继续倾心画作。他以大自然景物为抒发生命底蕴灵性为依托,于风景画创造上另辟蹊径,不断显示出别异其他画家的个性语言的独立性、创造性和最大的自由空间,把引人入胜的心绪情节,极为纯青的油画技巧,对大自然色光的观察入微,深厚的中西文化积累,寓幻觉和理想于真实的视觉凸现之中,很自然的使他的风景画达到了艺术上随心所欲的超俗境界,为我们展现出他的生命最深层次的艺术架构。应岐的风景画与其说是满目闪烁光色的风和景,不如说是借画面在娓娓述诵着的抒情散文诗。那整体真实的图象里萌动着抽象的趣味,具象、意象、抽象在构成的框架中熔为一炉,把大自然的冥微与个人的情绪揉为一体。他的探索成功,已经使他独树一帜地成为中国颇具实力的情感型风景画家。

近年来,应岐的作品先后在法国、日本、俄罗斯、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展出,每到一处,都引起巨大轰动。在赢得巨大的欣赏共鸣的同时,也使他的视野更加开阔,思想变得更加深邃 ,表现在风景的油画创作上的进步,令许多同行感到震惊!资深艺术评论家认为,他不属于中国,属于亚洲,成为穿透东西方油画审美的使者,他用他的绘画语言书写着油画审美与表现的历史,并不断突破与创新,其成就短期难于评估。

应岐的油画不仅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而且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是极为抢手的收藏珍品,东莞有位企业家说:“我大量收藏他的画作,不光获得精神和财富的享受,我还能通过欣赏他的作品,感受他创作时的激情澎湃和热烈执著,这是我享之不尽的财富。”艺评家冰彬认为,应岐的“作品成为追求文化品味人士追捧收藏的热点,是精神乐园里的美味佳肴。”

如今在北京、上海、杭州、香港、澳门、珠三角等地,应岐的油画作品都极为抢手,价格连年攀升,收藏家十分看好他的作品的未来前景,认定其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某财经刊物认为,应岐的油画打开了精神与财富的大门!

人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自己辛苦的劳动成果被社会所接受和肯定。应岐为画作所累、所苦,但是他苦得其所,乐在其中。

执于唯美,充满压抑

“我是一个唯美的完美主义者,为了这‘完美’,我内心充满着压抑”,应岐说他经常失眠,“有时一张画,别人都付了钱了,我还是说不行不行,我还得再改。有时半夜醒来,一想到画面的某一笔,我就会联想到其它的几百万笔,是大是小,是快是慢,是轻是重,是冷是暖,我都可以把它们想出来,我可以叫出我每一笔画的颜色和名字”。由此可见应歧执着于唯美的地步。

我们知道,美是一种境界,她没有极至,世界上任何艺术都是如此。追求唯美无疑是挑战自己,挑战艺术。为了自己心中的那种“完美”,他经常“陷入苦苦寻觅的苦闷之中”,内心充满着压抑。

当然,应岐有着自己宣泄释放的方式,那就是投入到大自然中去寻找美、发现美,因为“只有风景,才能把我的情感和境界表达出来。”这些年来,他以大自然为师,倾心开悟自然之理,那层峦的山嶂,那茂密的雨林,那随风摇曵的芳草,那争奇斗艳的野花,那漂浮的白云,那静谧的蓝天,那夺目的朝霞,那依别的夕阳……都能激起他的创作热情。有天傍晚,他背着画具去晓港公园看风景,突然间骤起的晚风和光影的直线让他震惊,于是拿起画笔,他画下了《黄昏风起》。

当然,《黄昏风起》等风景,不是自然的风景,而是画家的心理的风景在其笔下的表达,把思想、情致、观念、伦理等转换为特定的艺术语言。大自然诱发了画家的创作灵感,使其作品中透视着自然的灵气与潜在的艺术元素。

不仅如此,为了唯美,应岐试图挽起风,握住风的触角。他曾坦言:“只有风吹,才能使我的情感在画面中彻底舒展”。于是乎,《暖风》、《世纪未的风呀》、《风云》、《西蒲村——雨后凉风》、《风吹彩云》、《秋风阵阵》、《凉风徐徐》等一大批浸透着其睿 智心血与情感的力作便应运而生。因为“我与风儿结下不解之缘,我想,这是自己表达情感色彩的探索,确定了一个难度和方向,也是为自己挥洒色彩的梦想找到一种付托方式。几年来,我以色彩为主体,画出了不同节奏,不同时令的风儿。看来,风儿还要在我心中吹拂下去,因为,有风儿出现,我的灵魂和全部情感才能在色彩中飘逸。”

艺术是风潮,应岐是风中的景致。他说,画风,是他在对光色的表现日趋成熟后走上的一条更为艰难的路,“画一种动感、节奏,把内心的一种律动通过节奏、线条以及光和色的跳动体现出来”。他认为,在油画风景作品中,艺术家绝不仅仅表白的是风的静动和景的大小,而是假借风与景,来诉说自己的某种感触,也是一种情感寄托。因为,在作品中,风与景已不是自然的翻板,而是艺术家的情感律动。画面中的一切景物安排,或增或减,或大或小,清晰与朦胧,皆不以自然为标,是以情感表达的需要而设定。优秀的油画风景,是画家心灵的体现,也是一个灵魂牵引另一个灵魂的召唤。好的油画风景,带给人的是快乐、安祥、轻松与飘逸。

但愿以后的应歧,能在这表达自己的情感和境界的风与景当中入画出画,别样洒脱

色彩之魂的艺术年华(封面人物专访)-发表的作品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彩霞满天

色彩之魂的艺术年华(封面人物专访)-发表的作品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西浦之春

色彩之魂的艺术年华(封面人物专访)-发表的作品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风吹彩云

色彩之魂的艺术年华(封面人物专访)-发表的作品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秋风阵阵

色彩之魂的艺术年华(封面人物专访)-发表的作品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林间幽岚

色彩之魂的艺术年华(封面人物专访)-发表的作品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山野风光

色彩之魂的艺术年华(封面人物专访)-发表的作品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凉风许许

色彩之魂的艺术年华(封面人物专访)-发表的作品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秋

 

 

  评论这张
 
阅读(138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