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应歧的油画风景

我是穿梭在云彩间的风儿,轻柔飘逸,把彩霓吹到每个角落。。。。。。

 
 
 

日志

 
 

应歧油画:精神和财富的象征(封面人物专访)  

2008-08-12 01:03:17|  分类: 人物专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  阿卡

应歧油画:精神和财富的象征(封面人物专访)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我第一好的是喝酒,第二好的是文章,第三好的才是画”。

2006年末,在轻松的访谈中,当画家应歧在自己的画室说出这句略带调侃性质的话时,多少是让人有些惊诧的。然而,当仔细地看他的画,与他交谈,就会渐渐悟出他那句话里蕴藏的些许含义。他说:“我是一个敏感、波动、丰富但又蕴涵忧郁的人”,应歧这样定义自己。

在中国的风景油画名家中,应歧算一个。

 

 

只有风景,才能把我的情感和境界表达出来

应歧从小便很“迷画”。但直到1975年,作为知识青年的他下放到农村后才开始学习绘画。当时条件很艰苦,应歧住在储草的棚子里。条件所限,他最初的绘画训练竟是从临摹报纸上的简单图案开始,“因为实在没有东西可以临摹”。大雪的晚上,煤油灯下,应歧依旧画得不亦乐乎。1977年,应歧考上了老家河南漯河的中专美术班。1981年,他被广州美院油画系录取。从此,应歧开始了他的油画生涯。

应歧油画:精神和财富的象征(封面人物专访)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我的油画色彩探索,是从表达乡情的眷恋情节开始的……那时,亢奋的我在景物的迷茫中捕捉灵动;在环境的冷漠中发现热情;在物象的灰暗中寻找明亮”,这是应歧油画创作的早期。那时,美院已毕业的他在郑州工作,他的笔下描绘的是郑州城市的风景。他用他的画笔表达着他对城市的思考与疑惑。那时的作品,色调灰暗且凝重,质朴中透出些许压抑。

“任何一个人不管他内心的文化建构怎样,他都要受环境和时代气氛的影响。早期的画比较凝重,因为是在北方。北方的文化气候不够开放,环境和色彩都比较灰暗,那是一种比较压抑的状态。按我的本性,是不应该压抑的。压抑时间长了,肯定要释放的。”

于是,不甘压抑的应歧来到了广州,任教于广东轻工学院。应歧说,到广州之后,广州的亚热带“阳光感”以及比较开朗的氛围对他的油画创作影响很大,“尤其是那种壮阔风景的阳光感”。以前还画一些静物的应歧,开始“主攻”风景画。

“只有风景才能把我的情感和境界表达出来,因为它很自由,我的情绪波动、微妙且敏感。画人物,鼻子稍微画歪一点就会不舒服;画静物,苹果画小一点就会感觉不好吃。而画风景则不受“形”的制约。树,我画的高一点低一点都没关系,只要画面整体是协调的。”

 

只有风吹,才能使我的情感在画面中彻底舒展

在应歧看来,只要内心热爱,任何平凡的景物都可以变成不平凡的色彩。色彩是情感与物象交融的符号。于是,在风景画创作的过程中,他选择了一个难点——画光和色彩。

“因为一张油画它的‘形’减弱了的话,它的色彩和光必定要强悍。刚好我对色彩比较敏感,别人评价说我的这种敏感接近女性的色彩视网膜。再加上我的个人气质,我喜欢奔放的和毫无羁绊,所以我选择表现风景中光和色的倾洒。”

应歧油画:精神和财富的象征(封面人物专访)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我要把光和色推到极至,达到别人所不能达到的层次,这是我的理想。”从应歧的作品看来,明动而成熟的光色表现已成为他的特色。“我对自己说,画风景不要有固定的套路,随心所欲地调动颜色,使色彩的表现力量成为魔术似的乐曲”,应歧对色彩的追求很“苛刻”。

“从审美上,我倾向于那种冷冷的有些抑郁的美感,我认为在审美层面,最高的境界是‘凄美’。我的画面看起来虽然非常的热烈与狂放,但是里面总会散发出一些冷冷的忧郁的东西。”站在自己画作前的应歧,象个抑郁的诗人,有一些孤独。

应歧最喜欢的绘画流派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印象派后期的纳比画派。应歧从中吸取到很多营养,比如对色彩的运用。但在他看来,他与纳比画派的风格又有很大区别,“我的作品流淌着中国文化特有的品质,比如对节奏和线条的运用与掌控,这完全是中国的文化对我的影响,中国文化讲究写意。”

有天傍晚,应歧照例背着画具去晓港公园看风景。突然间,骤起的晚风和光影的直线让他“颤抖”起来。拿起画笔,他画下了《黄昏风起》。

“《黄昏风起》的体验过程让我感受到,只有风吹,才能使我的情感色彩在画面中得到彻底舒展,同时,也让我与风儿结下不解之缘。我想,这是为自己表达情感色彩的探索,确定了一个难度和方向,也是为自己挥洒色彩的梦想找到一种付托方式。几年来,我以色彩为主体,画出了不同节奏,不同时令的风儿。看来,风儿还要在我心中吹拂下去,因为,有风儿出现,我的灵魂和全部情感才能在色彩中飘逸。”

应歧说,画风,是他在对光色的表现日趋成熟后走上的一条更为艰难的路,“画一种动感、节奏,把内心的一种律动通过节奏、线条以及光和色的跳动体现出来”。有人将这风读作“时间”,也有人因此称应歧为“亚洲画风第一人”。而观念摄影家王宁德则这样形容应歧,“他,是风的儿子”。

 

我可以叫出我每一笔笔画的颜色和名字

“我的画面整体上是真实的,但是在境界上是远离现实的。因为它寄托了我全部的理想。这种理想就是像我的画面一样充满着韵律、节奏和完美”。在愈发纯熟而写意的画作中,画家的个人气质逐渐凸现,站在画面后的应歧很自然地逐步走到了人们面前。

“我是一个唯美的完美主义者。为了这‘完美’,我内心充满着压抑”,应歧经常失眠。“有时一张画别人都付了钱了,我还是说“不行不行”,我还是得再改。有时半夜醒来,一想到画面的某一笔我就会联想到其他的几百万笔,是大是小,是快是慢,是冷是暖,我都可以把它们想出来,我可以叫出我每一笔笔触的颜色和名字。”

失眠的应歧喜欢与朋友们在一起喝酒,“有一种幸福的麻醉感”。他常常半夜从外面喝酒回来,并不先回家,他要先到画室再看一眼自己的作品,“我在画室里,看自己的画,很感动,会看到自己流泪”。在应歧看来,人的气质和精神世界太微妙太复杂。他说,或许他是“对要求太高,太追求完美了”。但是他又肯定,这种追求完美的个性对他的艺术创作帮助很大。“心理医生曾劝我说所有天才的艺术家在精神上都是有些抑郁的,我可以稍微远一点,但是只要不走到凡高那样就行了”。

应歧的油画卖价不低,而且价格连年飓升,专家预测其作品的价值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藏家把收藏应歧作品,看成拥有精神和财富的象征.所以,他的油画风景在国内的油画市场上甚为抢手。有人曾质疑应歧为何把画卖得很贵,“我卖的是我的情感世界,我的智慧。我的技术语言别人不可比拟,无法模仿,我的画面不靠传统的程序一笔一笔压出来的,是靠好多恰倒好处的偶然的效果。每一幅画都是我的一次激情和灵感的倾泄。”应歧说。

通过采访和网络阅览了解到,在北京,有熟悉应歧的老师对他甚为欣赏,称他是“中国杰出的画家”,“他才华横溢,用他特有的优美的画面感动着中国人”。并肯定应歧,“就风景油画这个领域来说,他文章和绘画都很优秀,他图文并茂,互映互辉。这在中国是极为少见的。”这让应歧听来有些诚恐诚惶,但媒体上有一个评价,让应歧颇为自豪:‘应歧是东方的色彩魔术师’。

“我渴望画出这样的风景画,画面物象既是抽象的,又是真实的。整体真实的自然景象蕴涵着抽象的精神升腾,让我的灵魂在纵横交错的线条里飘荡,凄厉又悲壮。与草木共舞,与天地共存。”

1998年,应歧在日记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评论这张
 
阅读(111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