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应歧的油画风景

我是穿梭在云彩间的风儿,轻柔飘逸,把彩霓吹到每个角落。。。。。。

 
 
 

日志

 
 

在色彩中飘逸  

2008-06-16 19:48:32|  分类: 艺术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色彩中飘逸 - 应歧的油画风景 - 应歧的油画风景

                                                                                           《黄昏风起》92x65.1999

记得,我的油画色彩探索,是从表达乡情的眷恋情节开始的。那时,我居住在北方城市,已画笔荒芜数载,在中央美术学院的油画技法研究的再学习;以及北京戴士和先生明丽的色彩画面的深切感染下。我曾一度着迷于居家周围环境的写生活动,有一种在普通的景物中寻找色彩美感的激情。那时,亢奋的我在景物的迷茫中捕捉灵动;在环境的冷漠中发现热情;在物象的灰暗中寻找明亮。寻寻觅觅,乐此不疲。那日常见惯的草,木,房,巷,沟,坡,都成为我默默相对倾诉心肠的恋人,一切尽收画面。值得欣慰的是,我眼中的乡情,渐渐地变成美妙的彩色画面。那段与乡情共鸣的日子,令我至今难忘,它使我认识到,内心的热爱,可以让任何平凡的景物,变成不平凡的色彩,色彩是情感与物象交融的符号。

对于我那时的色彩表述,中国著名评论家殷双喜先(中央美院理论研究所主任)曾撰文评论:“应歧的北方写生绘画,以色彩表达了他对北方城镇的观察与思考,硬朗的凝重的画面一如他耿直诚恳的个性,那些明亮的灰色平面被很好地组织在凝重的线性框架之中并有微妙的局部色彩变化。”(“享受风景”2001年)中央美院戴士和教授(油画系主任、造型学院院长也评说:“对于熟悉的生活和景物,应歧注意到“色彩”,作为一位油画家,他正是从这里切入了生活。房屋上的几块灰颜色,仅仅作为颜色,它就很不简单,它同时承载着许多信息在里面,它既是阳光下的墙面,散发着呛人的水泥味,它粗糙坚硬,而同时,它又是画布上一块绝妙的颜料,它丰富而明确,画面中大量的信息都包融着那一笔笔具体的色彩中,应歧在近来的风景写生的色彩语言里,已经洋溢出一种油画本体与生活直观之间的盎然生意”(“读应歧新作”1996年)

但是,我又清醒地意识到,这种追求客观真实的对景写生的咏物赋彩式的绘画形式,大大限制了我想象中色彩的主观的发挥与挥洒。什么样的景物和形式才是我倾洒情感色彩的载体,我一时迷茫,陷入苦苦寻觅的苦闷之中。

又记得。1999年冬季,我和友人结伴到汕头西蒲村写生,这是典型的亚热带风光的小山村,在海洋性阳光的照射下,山水树木都跳跃着绚丽的色彩,微风拂来,万物飘动,真象彩光粼晃的色彩的海洋。这美丽动人的自然景象,顿时牵引了我的灵魂走向。这真是与我色彩表达的梦想天然暗合,从那时开始,自然风光就撩拨着我的创作欲念,成为我以色彩表达情感的画面形象。

西蒲村风光的写生过程中,我对画面色彩表达的形式也产生了深入的思考。我在笔记里记述:“我渴望画出这样的风景,画面的物象既是抽象的,又是真实的,整体真实的自然景象蕴涵着抽象的精神升腾,让我的灵魂化为美丽的色彩在画面纵横交错的线条里飘逸。”我还记述:“体会风景万千变化,于心中滚翻、抑扬,感受到空气中漂浮着斑斓的色彩,或团块,或点状,即清晰又朦胧,湿润的眼睛里便浮出不规则笔触编织出的彩色图画来。”

从此,我喜欢看风景,常常如痴如醉地拜读着它,沉醉于光线推移中的色彩变化的研究,热衷于探索自然风光中色调和色彩之间的永无止境的关系。

还记得。有天去看风景,傍晚站在晓港公园的土坡上,极目西眺,时值天色渐暗,突然,在夕阳消失时分,天际豁然明亮,蓦时,一股黄光从天边刺来,这真是天将死去,放射最后的辉煌,我看到远方树林呈蓝紫色漫散漂游,近处树丛的灰绿色在不停颤抖,我感到,晚风骤起,歌声飘向远方,我们心颤栗,一种时光疾逝带来的恐惧涌上心头。于是,我把这样的感受记录在画面。

     画面中,我以晚风骤起象征光阴的快速推移,而刺目的黄色和倾斜的直线的反复出现则加快着这种速度的节奏,鲜明的紫褐色,橄榄绿,玫瑰红和那不勒斯黄凭借自由而密集的不同运动方向的笔触有韵律的颤抖着。这层层重叠相互穿透的颜料在画布上象悬浮的胶状的彩色硬壳,产生了美妙的晕眩状态,草地上散布着星星点点的玫瑰紫的冷光,烘托出惜时叹花的凄美心境,还有那向树林深处惊慌奔跑的灰色人物,进一步推进了一种莫名恐惧的感觉,画面上所有的色彩形象,都融化在晚风骤起的气氛之中。由此,我给这幅画起名为《黄昏风起》。《黄昏风起》的体验过程让我感受到,只有风吹,才能使我的情感色彩在画面中得到彻底舒展,同时,也让我与风儿结下不解之缘。我想,这是为自己表达情感色彩的探索,确定了一个难度和方向,也是为自己挥洒色彩的梦想找到一种付托方式。几年来,我以色彩为主体,画出了不同节奏,不同时令的风儿。看来,风儿还要在我心中吹拂下去,因为,有风儿出现,我的灵魂和全部情感才能在色彩中飘逸。

                                                             注:此文发表于《中国油画》2006年3期

 

  评论这张
 
阅读(69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